柴利增_百度百科

ߣadmin
Դ未知 ڣ2019-09-17 03:51 ()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柴利增,中国首席明星婚尚摄影师、新锐时尚摄影师,1981年生于中国北京。2009年为时尚圣经《VOGUE服饰与美容》拍摄了中国名媛叶明子(孙女)的盛大太庙婚礼,从时尚圈跨界进入婚礼摄影行业,迅速成为一线明星和名流婚礼的御用摄影师。柴利增是刘欢夫妇、演员吴辰君夫妇、羽毛球世界冠军、超模李丹妮夫妇、著名主持人赵守镇夫妇、北京卫视主持人曹涤非夫妇、时尚豪门第三代Veronica Chow及俄罗斯金矿后裔等众多明星名流的婚礼及婚纱摄影师,是名副其实的中国明星婚礼、婚纱摄影第一人。

  同时,柴利增也是《VOGUE服饰与美容》、《时装LOFFICIEL》、《时尚芭莎》、《时尚COSMO》、《时尚新娘》、《新娘》等国际时尚媒体长期合作的新锐时尚摄影师,表达自己内心艺术化的另一面。

  2012.11.17 曹颖惠Evgeny Klyucharev婚礼 香港西九龙文化区

  柴利增与《VOGUE服饰与美容》、《时装LOFFICIEL》、《时尚芭莎》、《时尚COSMO》、《时尚新娘》、《新娘》等国内顶级时尚杂志保持有长期良好的合作。

  在他眼中,不论明星还是普通人,在自己的婚礼上,每一个人都值得做镜头前的超模。一不小心,柴利增就成了北京最炙手可热的婚礼摄影师。他的婚礼作品太有名,让人们都忘了他时尚摄影师的身份。给杂志拍明星和给普通人拍婚礼不一样:艺人太知道怎么摆出好看的姿势,而婚礼只有一次,每个精彩的瞬间只给了摄影师千分之一秒的机会。而柴利增就是能抢到这千分之一秒的人。为了抓住这千分之一秒,他需要非常熟悉环境,在现场找出空间中的闪光点。当人们进入画面时,他的光圈和画面就已经设定好。然而,婚礼上的人们总是情不自禁,为人生、为爱情而百感交集。人的表情越多,摄影师越麻烦——普通人不知道自己怎么笑起来最好看,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哭得梨花带雨。要在最感人的时候拍出最好看的照片,这需要摄影师有很强的控制力。但柴利增说:“更重要的是需要摄影师EQ很高。”柴利增就是个情商很高的男人。在为数不多的与新人沟通的时候,他能很快了解到人心,拍出独有的现场大片。

  人们说起柴利增,往往就会提到他为叶明子拍摄的婚礼。太庙的结婚庆典,气派华丽,人们看到的都是豪门风光,只有柴利增看到人心——那一天,叶家的小女儿要出嫁。所以,他反而选择了纪实的风格。他觉得新人相拥的样子很美,不介意从背后取景。他也不需要人们正襟危坐,以太庙为背景已然很隆重了。他关注的是人们最私密动情的那一刻。那天,还有三十多个摄影师也同时在太庙拍摄,但叶家最欣赏的还是柴利增的作品,因为只有他拍的是真心。

  陈数和赵胤胤在巴厘岛的婚礼也让柴利增难忘。巴厘岛调皮的猴子偷偷溜进新人房间,偷走了两人的结婚戒指!当时大家都很紧张,放下手中一切事情在海滩和山崖上来回找戒指。只有柴利增还在拍。他不仅拍到了新郎和新娘依偎在太平洋上的夕阳中,也拍到了给大家捣乱的猴子。所幸,四小时后,两枚戒指都被管理员用香蕉从猴王手里换了回来,而他记录下了这喜悦又幽默的每一刻。可并非每一场婚礼都适合纪实风格。把婚礼摄影提升到艺术层面,需要有准备、有设计。柴利增需要的是人们进入场面之后呈现出的最自然的自己。即使是在室内,柴利增也喜欢用广角镜头。广角镜头的成像,对摄影师来说难度更大,却可以让人物变得更鲜明。他也喜欢用最华丽的灯光来突出主角。在一生一次的婚礼上,新人是当仁不让的最佳男女主角。因为在他眼中,不论明星还是普通人,在自己的婚礼上,每一个人都值得做镜头前的超模。他镜头里的婚礼就是这样,如同时尚大片,每一个人物都熠熠生辉。

  1.拍室外婚礼要注意安全。不仅要防贼,还要防动物。陈数和赵胤胤的结婚对戒就被猴子“入室抢劫”了。
2.在酒店里拍摄的时候,一定要准备一个大一点的房间,比如总统套房或者较大的行政套间。不然到时候满屋子都站着人,根本找不到拍照的好角度。
3.中午举行的婚礼,一定要早点起来化妆,越早越好。
4. 举行室外婚礼,不要怕下雨或下雪——那是最难得的画面。真正需要注意的是夏季防蚊。

  导语:有点像拍纪录片,没有剧本,新娘妆花了,新郎哭得很难看,都在摄影师的相机里。

  当天涌进了30多家媒体的摄影师,快门声一直没停下过。当中有一位与他们不同,他带着两架机器、六个镜头,获特别许可从早晨7点新娘化妆的钓鱼台一直拍到婚宴结束的深夜,衬衫湿了6遍,满场跑只为把自己“藏”起来,在新郎新娘及一众亲朋完全无意识时,抓住这场看起来端起架子、充满社交气息、很官方的婚礼上最真实、最家常的一面表情。

  这个人是柴利增,是叶明子的特邀婚礼摄影师,这是他第一次接这样的活。最初,柴利增是给国内一线时尚杂志拍照的专职摄影师,长年累月地拍明星,人像摄影是他的拿手菜;他常常被邀请去拍名媛和知名品牌的高端派对,抓拍对于他来说,不算太难。这两样加起来,让他在拍摄完成后,意识到自己可以再多做一些事情,一些在目前的中国还鲜有人能做好的事。

  当叶明子的照片被诸多媒体转发时,柴利增拍的就能从一堆照片里被人一眼挑出来。

  最好的事,莫过于你想尝试一件事的同时,人们刚好也发现你能做好这件事的天赋与才能。柴利增很快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和网站,开始了时尚摄影师之外的一个副职:婚礼摄影师。

  婚礼摄影师绝不是你理解的影楼和工作室拍婚纱摄影的,也不是花千儿八百块请来的当天的“跟拍”,它的职业定位如同婚礼摄像,是为了记录当天最真实的场景,但每张图片要达到专业人像摄影的要求。国内的婚礼摄像水准有目共睹,出“行活”时三个机位,小摇臂加固定全景再加一个游机,穿帮是常有的事,剪辑粗糙,包装乡土,配乐全国统一,不是理查德·克莱德曼就是《步步高》,稍有觉悟之人估计都不太会拿那张光碟给未到场的朋友们看。

  同样是记录,《美国摄影》杂志每年会评选出年度最佳的十位婚礼摄影师,他们的作品常常在网络上被中国年轻人当做 “大片”欣赏——比“大片”更好的是,在自然光线下,普通人在抓拍时流露出的美与模特的“职业美”相比,更能打动人。那些照片里背景干净,很少出现一堆人,没有中国式婚礼上新郎新娘道具似的在背景板前与每位带着红包前来的宾客合影的景象。

  结婚拍照,是从民国初年就有的习俗,辛亥革命后的“文明结婚”风潮遍及全国,不再找媒婆说媒,有了结婚证书,喝完喜酒后,新人留影,再入洞房。到上个世纪20年代,留洋归来的青年们带来了白色头纱、拖地长裙和西装、燕尾服,新人穿着新行头走进悬挂着帷幔的照相馆,拍一张全身照,是当时时兴的做法。

  现在,中国人愿意花钱拍婚纱照,印得巨大一幅放在婚礼现场。这习惯来自台湾,从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台湾的婚纱店从西门町开到了中正纪念堂的爱国东路,后来又有了中山北路的第三代婚纱摄影一条街,不少台湾的影视明星在出道前都曾经给婚纱店当过广告模特儿。

  90年代初,当北京的年轻人们拿着“人民”、“北京”等老字号照相馆拍的三张一套结婚照走过刚刚在北京落户的“聚焦”婚纱摄影店时,才发现自己也可以像明星一样穿欧式宫廷范儿的大裙子拍照。婚纱照从那之后改变了中国人的婚俗,成了必不可少的 “装备”。过了1997~2001年的黄金时期,更年轻的人们放弃影楼,选择了工作室,尝试着更有个人风格的摄影,但不可避免的依然是浓妆、摆拍。

  即便有人觉得摆拍太假,洗出来的相片和本人根本不是一个人,在没有更好选择的前提下,还是只能去拍婚纱照。

  柴利增说起自己曾经参加的许多婚礼,新郎新娘像是为了家人朋友而去结婚的,现场拍的照片里全是人,看不到新娘父亲的眼神,也看不到两个新人之间在那个特定环境下的火花,整个婚礼感受不到爱情,到处都是吵嚷声,非常遗憾。

  “苛刻”要求如下:婚礼的总预算要达到他的要求;对于婚礼整体策划、现场的花艺布置,他都要参与讨论并交换意见;照片最好都在酒店里拍摄,就算是五星级酒店,也尽量选择适合举办婚礼的,而不是更适合做会议之用的酒店;如果可以,请开一间总统套房以便获得更好的效果。最重要的是,柴利增要求新娘新郎在婚礼当天不要过问任何繁杂事务,全部交给代理人,在摄影师要求清场的时候,拍摄场地里只留新婚夫妇二人。

  “中国人思维定式里婚礼是喜庆、热闹。但我是为两个人拍的,在婚礼当天别人都不是主角。摄影师们喜欢用广角,看起来气派,但人的表情会变形,我用标准镜头,拍场面吃点亏,拍人脸是最自然的。”

  2010年,美国最著名的婚礼策划网站The Kont正式进入中国,随之进入中国人生活的,是让婚礼更别致、更独特的定制服务,婚礼摄影师的概念也与专属婚纱设计师、花艺设计师、色彩搭配师、室内设计师、发型与妆面设计师等一起,成为婚礼不能缺少的部分。

  在北京,像柴利增这样做高端婚礼摄影的人非常少,用他自己的话说,“太多人想做杂志的时尚摄影,婚礼摄影的要求又比较高,所以很难带出成熟的摄影师。”到目前为止,大陆摄影师通过三个月网站作品审核后,被美国纪实婚礼摄影师协会(WPJA)吸纳的,包括柴利增在内只有8人。

  《美国摄影》杂志有这么一段话,来描述婚礼摄影师所需要的技能:“他们一直不被摄影界重视,但婚礼摄影师要像建筑摄影师那样去记录场景,像人像摄影师那样去调动被摄者,像产品摄影师去拍摄一个戒指,像新闻记者去完成一个图片故事。”

  这工作有点像拍纪录片,没有剧本,没有专业演员,也许下一秒乱套了,一分钟后又回归主题,新娘的妆花了,新郎哭得很难看,这些都在摄影师的相机里。就算一切正常,新人们也不不太会像模特儿一样避开自己的拍摄死角,简单地说,这些照片也许不会像婚纱照里那么“漂亮”。怎么让他们接受真实的、可能会有点丑的自己呢?

  这个问题柴利增被问过很多次。他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翻开一本相册,是一个北京新郎和新加坡新娘的影集,有四张照片在同一页,新郎带着卷发头套,脸上粘着小丑的胡子,满头大汗,新娘大笑着替他擦汗,像四帧电影截图——在传统意义上,这不是四张好看的照片,因为俩人都毫不客气地咧着大嘴。

  “这几张连拍,只有他俩自己知道为什么大笑,说了哪些话,又是为什么戴着这些傻乎乎的假发和假胡子,怎么弄的满头大汗,你看,这就是记录的意义。等老了翻照片,他们也能想起来结婚这天发生了多有趣的事儿,可以咧着嘴笑成这样。”柴利增想了想,补了一句,“而且一点都不难看,真实就是普通人的美。”

  2009年的1月,圣诞节后的一些装置还停留在街上,全世界十佳婚礼摄影师布莱恩多西(BrianDorsey)围着洛克菲勒中心门前一棵由施华洛世奇水晶装饰成的圣诞树不停地打转,过了一会儿,他说服保安让他进入洛克菲勒中心冰场的冰层下方的某个位置,直到一个穿红大衣的金发女孩走了过来,她身边的男孩穿驼色大衣,他才端起相机寻找角度,假装拍了几张,直到这个男孩在冰场中心跪下,布莱恩立刻调整好位置,迅速地按下连拍,除了拍到求婚的男女,还有周围所有见证这个时刻的圣诞树、冰场上的人群。布莱恩多西的任务完成了,作为这个男孩的婚礼摄影师,他接受了预先拍摄求婚的要求。于是,这对新人拥有了让许多新人羡慕嫉妒恨的一组照片。

  婚礼摄影师,在婚礼当天,按动快门,记录下婚礼浪漫、精彩的瞬间,让婚礼的幸福时刻能够供新人永久铭记。

  婚礼是人的一生中能够为自己举办的最重要的仪式,所以对这场仪式的记录显得尤为重要。在柴利增看来,婚礼摄影这件事不仅仅是个工作,更像是一个记录两个生命彼此承诺立下誓约的过程,他强调自己是带着自己的感情去做这件事的。

  短短的两年时间里,柴利增记录了多场广受时尚界瞩目的婚礼。名媛叶明子的太庙婚礼、田晓龙和李丹妮的时尚大婚、邓超和孙俪、董璇和高云翔等等。这些明星在婚礼后都会经常找他聊天,和他一起回忆当天的美好瞬间。柴利增说,其实所有的婚礼都是富有戏剧性、变幻性的,彩排再好的仪式,也会在当天出现一些变化,对于一个婚礼摄影师来说,除了非常过硬的拍摄功底,还需要具备统领全局的拍摄观念,懂得在第一时间捕捉住最珍贵独特的瞬间。叶明子著名的太庙大婚,他一个人从头到尾负责所有的拍摄,婚礼当天他几乎转遍了整个太庙,衣服湿了六遍,最后脸上都是汗蒸发后的盐碱。但拍摄的成果的确让人惊艳和感动,他成功地在浮华的装饰和盛大的场景中捕捉到了真实的情感和爱意。这也是他觉得最有趣的地方。

  《LIFE IDEA》:你本人是国际婚礼摄影协会的成员,现在国际上流行的婚礼摄影是什么样的?

  柴利增:其实国外婚礼摄影已经有很多年的传统了。他们不会刻意去拍婚纱照,而是非常注重仪式当中的记录。他们更追求影像记录的自然和真实性。其实首先还是婚礼这个仪式本身,因为对他们来说这个仪式非常重要,会精心去准备整个婚礼策划,然后才是找到专业的人来记录。但是国内也有属于中国人独特的东西,而且从根本上来说中国人婚礼的结构和外国人是不一样的,婚礼的形式也不同,所以我觉得有些东西可以借鉴他们的风格,但我的拍摄还是要做到中西结合。

  《LIFE IDEA》:作为记录这个仪式的人,有哪些场景是必须要拍到的?

  柴利增:其实所有环节都重要,只是找到最适合的方式去呈现。我个人觉得这个东西分几部分。早上化妆,女孩子穿上嫁衣,仪式感就出来了。因为婚纱体积感很大,女孩子穿上就会有一个心情的变化,我要把新娘这种内心的微妙变化拍出来。紧接着是在仪式上,包括过程,每个人的故事,真情流露的时刻。后面的晚宴、party,又是另外一种感觉。整场是有节奏、有叙述感的,最后能出来一个完整的东西。这三部分又有很多细节。比如:婚宴布置、手捧花、布场、蛋糕糖果等等。

  《LIFE IDEA》:一场成功的婚礼摄影,你都需要什么前期准备工作?

  柴利增:婚礼需要一个好的团队,其次是要好的策划,然后是大量的前期沟通,我拍摄的很多婚礼都是从半年前,甚至更早就会预约时间。真正进入环节,可能提前一个月之类的,开始沟通确认,然后我一定会提前一天到场地,看一下婚礼现场,所有东西都清楚了,那就第二天仪式,我们去寻找惊喜。

  1 如果想要请专业的摄影师拍摄仪式,最好提前半年预约时间,距离婚礼一个月时开始沟通。

  2 通常一个专业摄影师的预算在万元左右,包括婚礼当天一天全程的跟场拍摄。

  3 摄影师记录下的不仅仅是幸福、浪漫的瞬间,一些拍摄下的笑场、有趣的表情,也是值得回忆的欢乐。

  四年前的一次杂志拍摄使时尚摄影师柴利增意外地跨界进入婚礼摄影行业,似乎也预示了他与其他婚礼摄影师截然不同的发展之路。四年来,他的镜头记录了中国名媛、政要、明星、世界冠军、文化精英、商界名流等的婚礼和婚纱大片,创立了个人高级定制摄影品牌,把传统的婚礼纪实摄影和婚纱照变成了有时尚风格、个人特色和情感价值的婚礼大片。

  被誉为“时尚圣经”的《Vogue》杂志中国版在去年的婚礼专刊中用史无前例的15页篇幅刊登了柴利增的婚礼和婚纱作品,近期完婚的羽毛球世界冠军林丹、谢杏芳夫妇也邀他担任自己的婚纱照及婚礼摄影师,之后他又飞赴香港拍摄国际时装世家女Veronica Chow的盛大婚礼……这些都使得柴利增和他的个人高级定制摄影品牌Chai Studios成为婚礼摄影界的一个话题:他的高级定制婚礼拍摄到底有什么样的秘密?

  2009年,《Vogue》中国版想报道名媛、孙女叶明子的太庙大婚,但是杂志编辑不想直接用国内婚礼摄影师的照片,因为担心流于婚礼拍摄的俗套,缺乏时尚感。当时国内婚礼摄影师除了拍摄婚礼外,大多没有时尚摄影经验。长期与《Vogue》合作的我便被邀请去为杂志的报道拍摄这场婚礼。那也是我第一次拍婚礼。

  因为脑海里没有婚礼该如何拍的条条框框,对我而言,我想透过镜头表达的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和所有爱他们的人在那一天的情感,并且用时尚摄影的语言展现出来。我为此也做了很多准备,特意看了一些国际婚礼摄影大师的作品,有的作品真的很精彩很感人,我一下子就被打动了。

  虽然婚礼摄影与时尚摄影在国内外都是泾渭分明的两个圈子,但我觉得这两个领域都很吸引我,而我的第一场婚礼拍摄又机缘巧合地跨越了它们,因此之后我就顺理成章地开始了跨界的拍摄。

  对国内婚礼摄影行业的情况,我直到现在也不算非常了解。作为摄影师,我最重要的工作还是专注于拍摄,最享受的也是拍摄。Chai Studios不是以规模化商业发展为导向的品牌,我们会密切关注婚礼摄影行业和市场,但还是保持了极大的独立性。

  在时装界,“高级定制”是一个标杆,目前世界上只有极少数的时装品牌还能保有高级定制线。不管是时装设计还是婚礼摄影,我想“高级定制”对我而言至少有几个关键词:限量、独特、品质。

  首先,我每年拍摄的高级定制婚礼场数不会太多,我的拍摄量在国内其他婚礼摄影师看来可能是非常少的,但我会确保我花在每对客人身上的精力和时间,无论是婚礼或婚纱照,除了拍摄当天之外,我们还会花许多前期沟通、策划、后期制作的精力。高级定制创意的背后也是时间,我会花时间去不断地学习、感受、开拓眼界,也要投入时间继续与时尚界的创意总监、造型高手们一起工作,摄影师个人价值的提升,最终是为了让客人得到更大的价值。

  第二,我们从各方面提供独特的服务和资源。我会亲自为高级定制婚礼和婚纱照的客人量身定制、策划拍摄方案。有的新人需要在婚礼当天额外拍摄婚纱照,有的新人希望我设计拍摄一组和父母的家族照。每对新人的爱情故事不同、性格不同、爱好不同、审美不同、婚礼风格不同、适合的造型妆容不同、最佳拍摄角度不同、心目中完美的照片是什么样也不同,因此怎么拍也必然不同。比如我在同一个场地拍摄过几场婚礼,但是每场婚礼的照片效果都是不一样的,角度选景也不一样,后期照片的色调也不一样。

  前期拍摄做到独特性后,我们不会为了后期方便就在Photoshop里建好标准模板,把照片导进去批处理一下就完事。我会亲自动手处理一些照片,甚至尝试不同版本的色彩,以决定照片最终的色调。

  如果客人有要求,我们也能提供非常独特的辅助资源,比如想找郭晶晶婚礼的化妆师来化妆、想请那英的发型师在婚礼前修剪下头发、想请时装设计师事先设计礼服等等,我的团队都可以帮客人实现。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照片的品质。摄影师的能力、经验和品位对拍摄的品质有着关键性的作用。技术问题可能是新人最无法了解的专业领域,以我个人而言,除了拍摄过不少得到广泛认可的婚礼作品外,我拍摄时尚杂志大片、明星人物肖像、甚至为Chanel等顶级奢侈品品牌拍摄活动,从中不断获得的技术磨练和艺术感觉,是我能比单纯的婚礼摄影师带给客人更多价值的地方。

  四年来,我和团队对“Chai Studios个人高级定制摄影品牌”的定义也在不断完善,从一开始相对简单的拍摄,到今年计划从整个服务流程和最终产品呈现等方面全方位地去尝试做得更好,高级定制对我们而言不是一个噱头。如果真想配得上这四个字,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我们也还在努力当中。

  有人看到我的婚礼客户名单上有孙俪邓超、林丹谢杏芳、陈数赵胤胤、董璇高云翔、胡可沙溢和很多其他明星名人,就觉得我一定是有特别的公关方式,其实公关手段往往是被高估了,而真诚、不卑不亢的态度和专业的实力这些倒被低估了。我相信明星、名人之所以选择我还是出于对我专业度和能力的认可。婚礼那么重要的人生大事,我想他们只有看到你的实力才会选择你。凭借名气就想得到免费拍摄的人也有,我们会婉言拒绝。无论是不是名人,相互尊重和欣赏都是一个前提。

  高级定制的客人并不局限于公众认识的、有名气的人,只是明星的婚礼照片传播会比较广,但其实我们的高级定制客人包括很多不同的类型。他们可能很富有、也很有品位,也可能并不那么富有,但愿意在有价值的事物上投资。也有人说名人婚礼拍得当然好看,因为他们穿名牌礼服、婚礼现场金碧辉煌……但我真的相信,对着两个真的相爱的人才能拍出完美的婚礼画面。

  有的新人在和我见面之前有担心,担心拍名人的摄影师会很大牌、太自我、不会聆听他们的想法,担心我只对明星客人上心,我想事实会来证明,这样的担心没有必要。 可否谈谈你最难忘/最得意的婚礼拍摄故事?

  我之所以做了十几年的摄影师,从未转行,从未干过别的工作,是因为我真的很享受拍摄这件事,很多拍摄我都觉得很难忘。有时候新人感谢我带给他们的美好的体验和照片,而我其实也很感谢在人生中的相遇中他们给予我的东西。

  明子的婚礼,也是我的第一次婚礼拍摄,仍然让我记忆犹新,衬衣湿透六遍、几乎走遍太庙每个角落的故事已经在很多采访里讲过,但今天再看那组照片仍然让我自豪。很多人感叹怎么能一个人拍出那么多机位的视角,摄影师得来回跑动多少路才做得到。但是,每一次拍摄都绝不惜力,对我而言是一种享受。明子也因此成为了我的好友。

  为陈数和赵胤胤在巴厘岛拍摄婚纱照和婚礼,我习惯早起为拍摄做好准备,清晨起床后在酒店花园里一边散步,一边看景,遇到华人老者聊起当地婚礼习俗,我顿时觉得很有画面感,告诉陈数和赵老师后我们一拍即合,于是便有了后来那场传统巴厘岛婚礼祈福仪式的照片。即便当时已有拍摄方案,但我也愿意尽可能多给到新人一点。

  那次巴厘岛拍摄,还经历过猴子入室窃走了他俩定做的婚戒,所有人满山满岛找了四个小时才在悬崖边失而复得的故事,我特地给作案的猴子拍了张照片送给他俩。也许上帝开这个玩笑,是为了给他们最大的祝福:懂得珍惜彼此。那次拍摄也使我们成为了朋友,他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时,我再次在法国为他们拍摄。赵胤胤老师还带着我去市场买菜回庄园里做饭。我很开心能记录下他们生活中真实而又浪漫的瞬间,而我也是一边工作一边在享受生活。

  也有新人在规模盛大隆重的婚礼上同场邀请了国外的知名婚礼摄影师拍摄,后来当我收到新娘的微信,说她最喜欢的就是我所拍的那组照片时,我觉得自己的全部付出都得到了回报。

  我拍摄的婚礼摄影后期痕迹很小,主要是对拍摄的所有照片做色调的处理。我很少用photoshop刻意修饰人物。比如有的新娘提出想要把自己修得瘦一些,我会让她放心,专业摄影师的能力不是靠PS体现的,在拍摄中我就会利用光影和角度去修饰不同的身形。我更希望用镜头拍出人物的质感。

  Chai Studios是我个人的高级定制摄影品牌,在我和太太创办的公司旗下相对独立。在客人和经纪人预约时间后,我从一开始就会直接与客人见面沟通,无论是否签订合同,因为我希望更好地了解他们。我会主导一场婚礼拍摄方案的策划,甚至与新人的婚礼策划师开会,了解策划师的构思和婚礼的设计。

  我们建议感兴趣的客人见面咨询,这样彼此都能留下实际的印象:沟通是否顺畅、是否对我感觉信任、放松等等,这是最佳沟通方式。也曾有新人提前一年预约拍摄,丈夫在美国、妻子在香港、婚礼在上海,一年中我们通过邮件和电话沟通,拍摄前一天才在上海见面。婚礼结束几个月后,我又飞去意大利为他们拍摄了蜜月之旅。

  有些客人是很有延续性的,拍了婚纱照、婚礼、婚礼之后可能有天接到电话兴奋地要拍孕妇照了、还有周年庆祝、家庭其他重要时刻的照片等等。个人高级定制摄影除了婚礼也涵盖其他,但我们几乎没有营销推广。

  凡是高级定制婚礼摄影的客人,他们的婚礼都会由我全程负责主机位拍摄,第二第三甚至更多机位都是根据新人和婚礼的实际情况而定,但我对每一场婚礼都是从头拍到尾,不会仅仅出现一会儿拍几张就去赶其他场子。如前所说,我会充分确保我给予每一对新人的时间。新人找到我,就是希望我能负责到底,我也一定会这么做。Chai Studios的核心摄影团队很小,大家心态不着急,而是专注品质。

  高级定制是没有套餐价格的,决定价格的因素可能很多,需要根据每个客户不同的想法和要求来确定。简单的因素如拍摄天数、地点、第二第三机位设置。有时拍摄方案也会影响价格,有的创意方案需要前期场地、道具等,有的方案需要相对复杂的后期,方案可复杂可简单,适合自己就好。但最主要的是根据客户需求、摄影师价值和整个拍摄情况来做预算。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